推广 热搜: 准考证打印    经济  公布  考研调剂信息  策略  公司研究论文  地方  基于   

论邓演达国家资本主义思想的形成

   日期:2021-07-25     来源:www.918yc.com    作者:未知    浏览:361    评论:0    
核心提示:摘要:邓演达国家资本主义思想不能离开邓演达本人的生活和革命实践。

第二阶段,自1926 年至1927 年7 月邓演达第二次出国前的一年多时间。这一阶段的特征是继续高举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旗帜,大多数时间在武汉,忠勇奋发,直面蒋的反动,继续探索中国革命问题,渐渐有了一些关于农业生产、土地解决、经济建设等方面的认识。季方回忆,自邓演达首次从海外回来就有不小的变化,他深深地感觉到“更看重农民问题,更强调‘耕者有其田’解决农民土地问题”[5 ] 。北伐途中的邓演达发布了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废除苛捐杂税等口号,深得民心。同时北伐过程中邓演达已密切注视、考虑农民问题和土地问题了,据郭沫若回忆,邓演达说“在行军途中,大家差不多时常谈论着农民问题和土地问题”。[ 6 ]对于农民问题的解决,邓演达1927 年初就有我们的考虑,他说:“现在大家去解决农民问题,当然不是只把井田式的古典规范非常笨的演出来,大家是要一面把土地问题弄个解决,一面把农业的新基础建造起来———农业的工业科学化。”[7 ]要使中国革命前进,需要敢于打破旧的经济基础,团结民众的力量,向着民生主义前进。他说“, 改造新的经济基础,向着民生主义的道路走”[8 ] 。邓演达为解决土地问题,倡导成立专门组织。中央对农民问题的解决拟定了具体的办法,正像邓演达所指出的,“会同农政部和全国农民协会组织委员会订定乡村自治机关之组织法和实行计划;会同农政部规定减租减息的方法;会同农政部和财政部取消苛捐杂税”[9 ]等达成中央对农民的决议案。据茅盾回忆,武汉国民政府时的邓演达就有一个计划。“这‘工作计划’就是总政治部内设一个研究农民问题、土地问题的特种委员会”[10 ] ,彭泽民也说“, 邓先生任农民部长时,为要促进土地政策之达成,建议设立土地委员会。不只这样,还倡导设立农民运动讲习所”[11 ] 。邓演达在解决土地问题时是审慎认真的,北伐军的胜利并没使他迷惘,他曾说,“现时假如像俄国10月革命时,立刻公布土地国有法令,农民是不是获得利益呢? 实在是一个疑问”[12 ] 。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目前不可以。“大家对于土地问题的解决分为两个步骤。大家在原则上是‘平均地权’‘, 耕者有其田’,以至‘土地国有’,第一步政治的解决,第二步经济的解决”[13 ] 。这部分倡导今天看来是非常有远见的,也为邓演达进一步提出国家资本主义思想提供了筹备。[论文网 LunWenDataCom]

摘要:邓演达国家资本主义思想不能离开邓演达本人的生活和革命实践。文章遵循其思想进步规律,以时间为序,觉得邓演达国家资本主义思想的形成经历了四个阶段。

关键字:邓演达;国家资本主义思想;形成

邓演达国家资本主义思想是邓演达考虑中国应该往哪儿去,如何去的结果。他结合对中国社会的剖析,觉得中国革命的结果是向着非资本主义的方向,即社会主义的方向进步,并且中国不可能立刻实行社会主义,但也不必经过资本主义才可进入社会主义。他说:“大家知晓紧接现阶段的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为国家资本主义,即是说:国家资本主义为现阶段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底经济结构”[1 ] 。邓演达国家资本主义思想的产生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一个不断演进、深化的过程。正如恩格斯指出的,“历史从哪儿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儿开始,而思想进程的进一步进步不过是历史过程在抽象的、理论上前后一贯的形式上的反应;这种反应是经过修正的,然而是根据现实的历史过程本身的规律修正的”。[ 2 ] 具体说来,这个过程大体可以作如下梳理:

[1][2]下一页

第二阶段,自1926 年至1927 年7 月邓演达第二次出国前的一年多时间。这一阶段的特征是继续高举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旗帜,大多数时间在武汉,忠勇奋发,直面蒋的反动,继续探索中国革命问题,渐渐有了一些关于农业生产、土地解决、经济建设等方面的认识。季方回忆,自邓演达首次从海外回来就有不小的变化,他深深地感觉到“更看重农民问题,更强调‘耕者有其田’解决农民土地问题”[5 ] 。北伐途中的邓演达发布了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废除苛捐杂税等口号,深得民心。同时北伐过程中邓演达已密切注视、考虑农民问题和土地问题了,据郭沫若回忆,邓演达说“在行军途中,大家差不多时常谈论着农民问题和土地问题”。[ 6 ]对于农民问题的解决,邓演达1927 年初就有我们的考虑,他说:“现在大家去解决农民问题,当然不是只把井田式的古典规范非常笨的演出来,大家是要一面把土地问题弄个解决,一面把农业的新基础建造起来———农业的工业科学化。”[7 ]要使中国革命前进,需要敢于打破旧的经济基础,团结民众的力量,向着民生主义前进。他说“, 改造新的经济基础,向着民生主义的道路走”[8 ] 。邓演达为解决土地问题,倡导成立专门组织。中央对农民问题的解决拟定了具体的办法,正像邓演达所指出的,“会同农政部和全国农民协会组织委员会订定乡村自治机关之组织法和实行计划;会同农政部规定减租减息的方法;会同农政部和财政部取消苛捐杂税”[9 ]等达成中央对农民的决议案。据茅盾回忆,武汉国民政府时的邓演达就有一个计划。“这‘工作计划’就是总政治部内设一个研究农民问题、土地问题的特种委员会”[10 ] ,彭泽民也说“, 邓先生任农民部长时,为要促进土地政策之达成,建议设立土地委员会。不只这样,还倡导设立农民运动讲习所”[11 ] 。邓演达在解决土地问题时是审慎认真的,北伐军的胜利并没使他迷惘,他曾说,“现时假如像俄国10月革命时,立刻公布土地国有法令,农民是不是获得利益呢? 实在是一个疑问”[12 ] 。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目前不可以。“大家对于土地问题的解决分为两个步骤。大家在原则上是‘平均地权’‘, 耕者有其田’,以至‘土地国有’,第一步政治的解决,第二步经济的解决”[13 ] 。这部分倡导今天看来是非常有远见的,也为邓演达进一步提出国家资本主义思想提供了筹备。

第三阶段,自第二次出国到回国组党并提出国家资本主义思想,时间是1927 年7 月至1930年9 月。这一阶段的特征主如果:继续考虑中国的土地问题和经济进步问题,深刻揭露蒋、汪政治经济统治的实质,以旅欧的所见所闻为背景,形成了一系列在中国进步国家资本主义的倡导和看法。伴随蒋介石、汪精卫等国民党反动派向右走,愈加背离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轨道,中国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黑暗的反动年代,“无论为南京为武汉,皆窃取中国国民党之旗号,曲解及假托革命的三民主义之内容,其实已为旧权势之化身,军阀之工具,民众之仇敌”[14 ] 。在此等黑暗条件下,农地问题,经济进步问题解决的怎么样关系中国能否走去”[3 ] 。就这一点来讲,邓演达后来提出的关于农民问题、农民的土地问题就绝不是偶然。在邓锵的鼓励和帮下,邓演达非常早就加入了同盟会,参加了革命。1924 年参加革命将来,他英勇果敢,屡立奇功,深得孙中山的赏析。同盟会的“平均地权”及后来孙先生的“扶助农工”,在邓演达看来非常是兴奋,并影响和铸造了他的一生。黄埔军校时期因与蒋介石建议不同,邓遂产生出国考察学习的念头,当然他是抱着“至坚至诚之心志,求真求美之热诚”,怀揣着祖国去的。他在给张难先的信件中写道:“以国人思想之幼稚而愚蒙,且经济力困竭现在日,安能免外人之捆缚而俯伏受戳!救国之计,舍加入国际的革命团体以作世界革命功夫,合同扑除一同大敌,必难效果,此大两月来察看所决定”“, 川民苦痛殆较粤中为甚甚,亦足证吾国今日经济只万困而当之所措手就够了!”[4 ]

1924 年底邓演达决然离职,离开黄埔军校,在上海稍停并游览长江三峡将来,经苏联前往德国柏林,攻读军事、经济、政治。由此可以了解地表明,这一时期的邓演达在革命之余关注农民问题、农民的土地问题进而开始考虑中国经济之所以贫困的问题。无疑这部分考虑是在为邓演达最后形成国家资本主义思想作了一些“粒子”工作。

第一阶段,自1895 年邓演达出生至1925 年底这30 年时间。这个阶段的特征是,邓演达为国家利益而投身革命,大多数时间在广东,虽然他忠实于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有机会接触平民百姓,学习也算刻苦,革命也非常英勇,但未形成自己对国家资本主义的系统怎么看。特殊的家庭出身铸就了邓演达自小就有忠贞报国,不负先人遗愿的大志。他勤奋好学,小小年龄就会吟唱“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槟榔”这首客家儿歌。他知道农民的疾苦,从小就与农民接触,对农民非常有感情。“在鹿颈村周遭,有钱的地主与佃户是分区居住的,界线分明,没钱人没地位,亦没生活保障,抬不起头做人,连住的地方都不可造次,备受歧视。年少的邓演达自小目睹人世间的这种不平等,心中便也就深藏有不平之气, 必然有一天, 要冲勇而去”[3 ] 。就这一点来讲,邓演达后来提出的关于农民问题、农民的土地问题就绝不是偶然。在邓锵的鼓励和帮下,邓演达非常早就加入了同盟会,参加了革命。1924 年参加革命将来,他英勇果敢,屡立奇功,深得孙中山的赏析。同盟会的“平均地权”及后来孙先生的“扶助农工”,在邓演达看来非常是兴奋,并影响和铸造了他的一生。黄埔军校时期因与蒋介石建议不同,邓遂产生出国考察学习的念头,当然他是抱着“至坚至诚之心志,求真求美之热诚”,怀揣着祖国去的。他在给张难先的信件中写道:“以国人思想之幼稚而愚蒙,且经济力困竭现在日,安能免外人之捆缚而俯伏受戳!救国之计,舍加入国际的革命团体以作世界革命功夫,合同扑除一同大敌,必难效果,此大两月来察看所决定”“, 川民苦痛殆较粤中为甚甚,亦足证吾国今日经济只万困而当之所措手就够了!”[4 ]

1924 年底邓演达决然离职,离开黄埔军校,在上海稍停并游览长江三峡将来,经苏联前往德国柏林,攻读军事、经济、政治。由此可以了解地表明,这一时期的邓演达在革命之余关注农民问题、农民的土地问题进而开始考虑中国经济之所以贫困的问题。无疑这部分考虑是在为邓演达最后形成国家资本主义思想作了一些“粒子”工作。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